第二章 收留林薄

上一章:第一章 十害之首 下一章:第三章 少年不跪

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85xs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路小…………爷!”林薄呼吸急促,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,正想说些什么,却被路小遗一个眼神瞪得结巴起来。脸色比吃了狗屎还难看的路小遗回头,恶狠狠地说道:“再废话就割了你的舌头!”

林薄脖子一缩,小心翼翼地跟着路小遗往回走。

突然,“唰”的一声,一块肉急速飞来,眼看就要砸到路小遗脸上时,一条木犬跃起,咬住了肉块。

“胡屠夫,想偷袭我?你还嫩了点!”路小遗得意扬扬地叫嚣道。

街道的肉摊上,一个身材彪悍的屠夫斜睨着二人,道:“拿了我的肉,就别拍我婆娘。”

胡屠夫是匠镇十害之一,他独霸小镇肉品市场,以高价卖肉。

“一块肉就想收买我?再来两只野鸡!”路小遗鼻孔朝天!

胡屠夫哼了两声,低声道:“要野鸡你去找毒寡妇,我这儿只有山鸡。”胡屠夫丢过来两只山鸡,路小遗歪歪嘴,林薄立刻将山鸡捡起,很合格的跟班。

“路小爷,山鸡和野鸡有什么区别?”林薄能感觉到路小遗并不是什么真恶人,于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。路小遗头也不回地道:“你果然很蠢!没看出来他是在找台阶下吗?毒壹妇?哼哼,小爷才不会送上门去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再次回头狠狠地瞪着林薄,差点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。

在路小遗的偷拍生涯中,受到的最大的挫折就是在毒豪妇那里,他自然不能讲了。

进门的瞬间,路小遗立刻恢复了乘宝宝的模样,脸上笑容如春风:“我回来了,今天有肉吃呦。”

梅金云一脸慈爱地看看他:“回来了,去洗洗。你干爹身体不好,不能走远路没能去祭拜…”

“干妈,一家人就别说这个了。”路小遗进门后,便奔着后院去了。手上拎着一块肉、两只山鸡的林薄不安地站在院子里,朝梅金云鞠躬。

“阿姨好,我叫林薄,今后跟着路小爷混了。”

“乖孩子,赶紧把东西放下,也去洗一洗。吃个饭,我给你收拾地方,你就在这儿往下。”

路小遗极为不耐烦地招手道:“快点,磨叽个啥?”

放下东西后,林薄来到后门,一出门他便呆住了。生活在平原地区的林薄,从没见过依山而建的房子,更设见过像这样以长长的竹管为渠,将山泉水引到家门口。

路小遗穿着条大裤权,站在水管下面,被山泉水冲得哇哇乱叫。

饭桌前,孟大强坐在椅子上,表情沉重。当年他命悬一线,虽然被救下来了,但是落下了浑身乏力的毛病,只能做点编织之类的活。昔日的巧手孟大强已经不见了。

“小遗,再过一个月,遴选又要开始了,钱攒够了吗?”孟大强挤出笑容,看着这个令外人畏之如虎、却对家人极好的干儿子。

“够了,这一次让青青也去试试,选上了最好,免得她在家里待着,总祸害我的物件。”路小遗笑嘻嘻地走过来,伸手给孟大强捏肩膀。孟青青从楼上闪出小脸蛋,一双大跟睛瞪过来,用脆生生的声音叫嚣道:“臭小姨,你在背后说我坏话,回头我砸了你的狗窝。”

每次这丫头叫他,都要重点强调一下“姨”字。两人之间的舌战再次以路小遗完败结束,他闷着头扒饭。

一个月后,林薄的心陡然剧烈地跳动起来,脑海里就剩下“遴选”看着美味的饭菜,却没什么胃口。

遴选是各修真门派选拔凡人为弟子的手段。报名费是每个人100枚元气石,一枚元气石等于1000枚灵石,元气石之上,还有元气玉。三者为聚灵大陆的通用货币,元气玉是修真者修炼的必备之物,市面上极为罕见。

一想到遴选,林薄的心深处就燃起一股火焰,心想,我要参加遴选,为了证明自己,也为了父亲。

夜晚,光着膀子的路小遣在油灯下挥汗如雨。锯子吱吱呀呀地响,一块块大小不同的木头接连落地。林薄抱着膝盖,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。

孟家不大,林薄只能跟路小遗挤在一间屋子里。

“路小爷,你的傀儡不是可以干活吗?为何还要自己动手?”林薄回头,看见路小遗的手腕上有一个黑黝黝的胎记,形状像一颗珠子。

“你懂什么,这是玉木,是最好的制作槐僵的材料,一块就值30枚元气石呢。小爷如果不亲自动手,让这玉木被傀儡糟蹋了,小爷能一头撞死了去。”

路小遗说话很冲,他头也不回,小心地将地上的木块捡起来,就像对待心爱之物一般,用手抚摸了一会儿后才道:“好东西,这下我就能做出最好的傀儡了。”

“还能比千机门的傀儡更好吗?”林薄的语气中带着讥诮。路小遗回头,冷笑道:“论手艺,小爷称第二,没人敢称第一。千机门强的不是手艺,而是能用特殊的手法炼制傀儡,组成傀儡大军。我一直没弄明白这种法子的原理,不过我迟早能弄明白的。”

“加入千机门不就行了吗?”这一次,林薄的语气激动了许多。

“也许吧。这种秘术想必会被藏得很严实,怎么也得是内门弟子才有机会接触到。你先睡吧,我去冲洗一番。”路小遗的语气则平和多了,平时他都是一个人住,现在多了个伴,他心态平和多了。

路小遗没去注意林薄的想法,他救林薄不过是顺手之事,接下来就得看林薄是个什么样的人了。

在市并长大的路小遗见惯了世态炎凉,不会随便就相信别人。

这一觉林薄睡得很好,这些日子以来,他受到了太多惊吓,人一旦放松下来,疲惫感就全上来了,就会睡得特别沉。等他睡醒的时候,已日上三杆。他在心里暗暗苦笑,才被人家收留,怎么就贪睡了。

他急急忙忙地出了房间,发现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。出了后门,他匆匆洗了把脸,看见正在石阶边上洗衣的母女二人,赶紧上去打招呼:“阿姨好,我来帮您吧。"

梅金云没计较他的贪睡,半大的孩子,经历了那么多事情,心善的她能够理解。

“起来了,小遗在西屋里忙活,再有三天要交一批货,你去看有能不能搭把手。”梅金云笑着打发了他,青青噘着嘴哼了一声。梅金云伸手轻轻打了女儿一下:“小心眼!”

林薄饿着肚子来到西屋,见孟大强坐在靠椅上,一只手拿着一把尺子,一只手拿着一个傀儡部件,见他进来也不说话,只是对正在忙活的路小遗道:“抽查了三个,尺寸都对上了。”

路小遗看着林薄,随后道:“看你睡得沉,就没叫你。你先帮忙搬这些做好的部件,把它们摆在架子上。”

林薄没说话,赶紧动手搬东西,路小遗这才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这会儿青青进来了,拎着茶壶道:“这就做午饭,下午要去河里浣纱,林薄来帮忙搬东西。

林薄看着路小遗,见他没发话,点点头道:“好,我记住了。”

午饭之后,林薄跟着青青出去了。浣纱就是从附近的染坊里头拿一些染过的布料来洗。路上有木牛拉货,还不算太累,但是到了河里,站在水中漂洗就没那么轻松了,青青嘴巴又刁,一边干活一边骂林薄是“少爷的身子,乞丐的命”。即便如此,林薄也咬牙坚持了一个下午,回到屋子里时,他已经累得不行了,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一下。

西屋里的孟大强看了一眼忙完的林薄,低声对路小遗道:“小遗,你凭啥帮他?”

“没啥,就是缘分。再说了,要不是有您和干妈,我也是没爹没娘的孩子。”

路小遭提起这个,孟大强就不再说话了。孟大强知道这里头的起因是两人都是没了父母的孩子,而且还一般大小。路小遗八岁没了养母奶妈,之后的头两年,为了生存他什么坏事都干过。孟大强夫妇也就是看他一个娃娃可怜,接济了几口吃的,他就能在孟大强快死的时候,把自己攒的全部家当拿出来,为孟大强求药、后来梅金云又认了他做干儿子,他这才有了家。

“小遗,你也13岁了,再过三年就没机会参加遴选了,你得抓紧点。”孟大强劝了一句参加遴选是唯一能改变身份的机会,但是这个机会的成功率低得吓人,每十万人里头能过一个就不错了。

林薄勤勤恳恳地在孟家做事,再苦再累他都咬牙坚持下来了。三天过去了,这日他早早起来,又要去帮忙浣纱,却被路小遗叫住,“今天别去浣纱,跟我走。”

大龟甲师(上)小说的作者是,本站提供大龟甲师(上)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大龟甲师(上)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85xs.cc
上一章:第一章 十害之首 下一章:第三章 少年不跪
热门: 英雄信条 梦幻泡影 秦时明月之荆轲外传 黑暗塔6:苏珊娜之歌 天地明环 独战天涯 香初上舞·终上 超级浮空城